张道洽

人物简介

张道洽(12051268)字泽民,号实斋,衢州开化(今属浙江)人。理宗端平二年(1235)进士。曾从真德秀学。历广州司理参军,景定间为池州佥判,改襄阳府推官。五年卒,年六十四。生平作咏梅诗三百余首。有《实斋花诗》四卷(《千顷堂书目》),已佚。清吴允嘉抄《南宋群贤小集》中存《梅花诗》一卷。事见《桐江集》卷一《张泽民诗集序》、《瀛奎律髓》卷二○。张道洽诗,据《瀛奎律髓》卷二○及《宋百家诗存》等书所录,去其重复,合编为一卷。

北宋诗人林逋,晚年隐居杭州西湖,过着所谓的“梅妻鹤子”的清闲日子,很被一些知识分子所推崇。他的咏梅诗更被捧到天上,似成千古绝唱,无人能企及了。如王十朋所说:“暗香和月入佳句,压尽今古无诗才。”但慕名去读他的集子,发现他的咏梅诗不多,最著名的那首,也只“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联而己。《蔡宽夫诗话》说与下联:“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太不和谐了。明代的王世贞干脆说下联这样差的东西,就像小孩子的涂鸦。而好的这一联,还是从江为那里抄来的,江为原句为:“竹景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不说“疏”和“暗”,却把“竹”和“桂”的神态全写尽了,只是没人吹捧湮没无闻罢了。把它移写梅花,总觉与季节、环境不太配,如《陈辅之诗话》说更像咏野蔷薇。

其实,宋以梅为国花,爱梅咏梅的诗人很多,开化诗人张道洽一辈子爱的就是梅花,咏梅诗之多之精,远远超过林逋,生前所写,不下三百首,流传至今的有近百首,称他为“梅花诗人”更是当之无愧。不过,由于选诗的人太懒,往往随便拎简单的搪塞,给人的印象就不全面了。我最初接触的张诗是《岭梅》,北师大出的《历代四季风景诗三百首》也选了,就这么四句:“到处皆诗境,随时有物华。应接都不暇,一岭是梅花。”评注认为诗写得婉转含蓄,我看不然,明明是坦直的诗,差不多和广告一样,这也是最初对张诗不以为然的原因。

后来有机会拜读他的全集,印象马上全部改观,怪不得方回说即使陆游、刘克庄也要甘拜下风了。五言如“一白雪相似,独清春不知”、“有月色逾淡,无风香自生”、“常留雪中看,遮莫鬓边横”、“雪屋人家好,霜桥野岸横”,七言如“已枯半树风烟古,才放一花天地香”、“暖回穷谷春常早,影落寒溪水也香”、“绝知南雪羞相并,欲嫁东风耻自媒”、“三点两点淡尤好,十枝五枝疏更佳”、“百年幽树古香淡,数个疏花春意深、“压尽园林千万蕊,只消篱落两三花””等等,都可圈可点。方回评论张道洽咏梅诗认为,“纵说横说,信口信手,皆脱洒清楚,他人学诗三五十年未易及也。”

只可惜如诗人所叹息的:“百余年树未为古,三四点花何限春。欲折一枝无处赠,世间少有识花人。”这或许也是诗人的夫子自道吧。张道洽虽然年过三十即中进士,出道较早,人也很随和,但不知溜须拍马,所以一直沉沦下僚,即使同乡也不照顾他,龙游人马天骥还戏弄了他一回。张道洽长期抑郁,最终因饮酒过量,一醉而逝。不过正像他神往的梅花一样“吹落风檐到死香”,一生有所爱好,有所寄托,有所发现,有所感悟,也就行了。

结缘龙顶茶

在端平三年(1236年)孟秋,广州参军张道洽奉旨回故里荣祭祖先。张参军一行跋山涉水,披星戴月兼程到张村。因慕大龙山芽茶之名,张道洽择日又启程前往大龙山。一行行至齐溪大龙山,已是口渴舌苦,人困马乏,正欲寻访憩息,恰遇一位小僧迎面而至。小僧手执佛珠,低头朝张道洽一行念道:“阿弥佗佛,善哉,善哉。‘龙顶潭’方丈命小僧前来迎取张参军到寺内憩息片刻。”张道洽一行即随小僧拾级而致“龙顶潭”。张道洽举目瞭望,只见潭中水柱四溢,周围栽满茶树,满山古木参天,烟云漫空,山风阵阵,花香溢人,顿感疲乏即消,心旷神怡,飘然欲仙。乍一望,依山面潭的石屋寺前,方丈及众僧侣已摆开茶桌、茶凳侍候,张参军沿曲径而至与方丈相互道谢谦让过后入座,方丈便命僧侣泡茶、奉茶呈张参军一行。

此时,三位眉清目秀的小僧侣一同出列,彬彬有礼地向张参军一行鞠躬致意后,便将茶具一字摆放在茶桌上,然后亮相茶具、涤器温杯、再行置茶。小僧侣先将锡罐里紧直挺秀、色泽翠绿的茶叶取出放在“茶则”中让众客观赏片刻,再用竹勺分别投入茶杯,提起铜壶向杯内注入少许开水,加杯盖略焖。尔后,小僧侣掀开杯盖,再次手执铜壶向杯内注水。只见小僧心神专注,壶高水急,手法细腻,壶嘴三上三下,水柱银珠成丝。口念“神龙三注水,恩泽百姓,造福万民,阿弥佗佛”。冲好茶盖上杯盖,僧侣就将茶水送到张参军等人面前,奉谨用茶。

张道洽手捧茶杯,刚一揭开杯盖,杯内徐徐飘出一股幽兰清香,沁人心脾;喝上一小口,便觉醇鲜爽口,回味甘甜;细观杯中,淡绿色的茶芽浮现有序,芽尖聚水面而徐徐下沉于杯底,宛如蓓蕾初放,栩栩如生。张道洽拍案叫绝:“神奇,真乃形美、色美、香美、味美四美俱全的深山佳茗。”方丈见张道洽一行兴致极好,便彬彬有礼地向张道洽讲述了发掘“龙顶潭”和创制“文士茶艺”的经过。原来方丈是江西三清山来的,某年云游到此,一日黄昏到潭中洗铁锄而触及潭底硬物,挖掉浮土见是一块形如磨盘的大青石,用锄松动青石,就有水从石缝向外溢出,并听到隆隆水声从远而近,突然间“轰隆”一声巨响,千斤大石变成碎片,被潭中喷出的水柱冲出九霄云外,随即烟雾弥漫,好似青龙腾空绕潭向方丈频频点首谢意。瞬间,烟雾聚集一团向东方飞去,从此潭内常年泉涌不绝,大旱不涸。于是,方丈就依山搭起石寺定居潭边,起早贪黑开垦荒地,种植五谷、蚕桑茶树,操度法事。由于潭水浇灌山下万顷良田,百姓们就称此潭为“龙顶潭”,所产茶叶也称其为“龙顶茶”。

张道洽自从在“龙顶潭”看了茶艺表演,品过“龙顶茶”,又听了“龙顶茶”的来历后,于是和大龙山的“龙顶茶”结下了深厚的情缘,而终身嗜好饮用“龙顶茶”。张道洽虽然为官在外,每年都要家人从齐溪大龙山采购“龙顶茶”来饮用,并在赋梅花诗前,务必要沏上一杯“龙顶茶”美美地品赏一番后才提笔洒墨。

梅花诗作

岭梅

到处皆诗境,随时有物华。

应酬都不暇,一岭是梅花。

照水梅

照影寒溪水,溪中水也香。

佳人临宝鉴,自作寿阳妆。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朔风吹石裂,寒谷自春生。

根老香全古,花疏格转清。

园林千树秃,篱落一枝横。

佩芷兼怀玉,悠然见此兄。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苔封鹤膝枝,流水绕疏篱。

一白雪相似,独清春不知。

风流无俗韵,恬澹出天姿。

霜月娟娟夜,吾今见所思。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半枯顽铁石,特地数花生。

迥立风尘表,长含水月清。

屋头寒岭瘦,门外小溪横。

万里今为客,相看如弟兄。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疎疎竹外枝,短短水边篱。

南雪若相避,东风殊不知。

兰荃皆弱植,桃杏总凡姿。

坐叹逋仙远,清宵费梦思。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不带吟诗癖,缘何太瘦生。

肌肤姑射白,风骨伯夷清。

格外宫妆别,天然画轴横。

涪翁太多可,唤作水仙兄。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苍虬百岁枝,残雪数家篱。

点俗那能染,孤芳只自知。

肯回桃李面,要是雪霜姿。

不见紫芝久,悠悠使我思。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不与百花竞,春风蓦地生。

故将天下白,独向雪中清。

我辈诗仍要,谁家笛自横。

岁寒堪共老,髯叟十年兄。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何处出斜枝,茅檐自竹篱。

首回春一盼,最与月相知。

严冷冰霜面,汪癯山泽姿。

几番将鹤去,倚树说相思。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有月色逾淡,无风香自生。

霜崖和树瘦,冰壑养花清。

政尔疎还冷,忽然斜又横。

千林成独韵,难弟又难兄。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雪后半横枝,溪边一带篱。

春从穷腊透,香报老夫知。

淡月弄疎影,嫩寒含令姿。

天涯值西子,牢落慰吾思。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殷勤天女供,那复一尘生。

质淡全身白,行寒到骨清。

常留雪中看,遮莫鬓边横。

万古月宫桂,犹吾异姓兄。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古藓获疎枝,幽花发短篱。

叭宜霜月照,莫遣雪风知。

数点玲珑玉,三生洒落姿。

自从窗外见,风味至今思。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玉肌元不粟,未怕夜寒生。

雪里孤花发,山中一段清。

几回和月看,独立到参横。

不傍人篱落,谁呼石作兄。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春脚到寒枝,诗情满雪篱。

每留孤鹤伴,不遣一蜂知。

风漏腊前信,月描尘外姿。

忆从归阆苑,终岁只君思。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万壑寒皆沍,孤根暖自生。

不随千卉艳,独负一身清。

水际寒香迥,窗间夜影横。

舆台桃李辈,谁弟又谁史。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突出一清枝,孤村雪拥篱。

韵无凡眼识,香有自心知。

不是神仙骨,何缘冰玉姿。

看看金鼎实,此味几人思。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参透香严境,都无灭与生。

平分天女白,全借月娥清。

雪屋人家好,霜桥野岸横。

天寒倚修竹,齐弟伯夷兄。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子真同一性,和靖是三生。

山意冷愈澹,月香幽更清。

只应霜雁识,未怯玉龙横。

密友惟清士,佳名称素兄。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为爱岁寒枝,呼童旋插篱。

花清吟思觉,香冷梦魂知。

雪月成仙韵,风烟带野姿。

江天暮云合,千里故入思。

池州和同官咏梅花

村墅苔为径,茅檐竹作篱。

神清和月写,香远隔烟知。

老树有余韵,别花无此姿。

诗人风味似,梦寐也应思。

对梅

老年不著梅花眼,得见梅花子细看。

我不似梅梅似我,风流心事一般般。

对梅

一点春风天正冬,不妨花下倒金钟。

扳条拣蕊轻轻折,只嗅清香醉杀侬。

对梅

数点枝头黏白玉,一年春意动黄钟。

为渠拚受风流罪,只恐风流不到侬。

对梅

秋水娟娟隔美人,江东日暮几重云。

孤灯竹屋霜清夜,梦到梅花即见君。

访梅

梅花欲放绕溪行,隔水香来分外清。

拄杖过桥寻欲遍,竹林疎处数花明。

和方虚谷豫章徐子苍沿制檄抵秋浦

词林日凋疎,生意不复新。

慎勿大崛奇,崛奇惊恨人。

玉堂老仙坡,过海走一巡。

非天寔罚之,语言累其身。

见梅

寒梅冲雪领春回,桃李纷纷趁脚来。

一点阳和无尽处,从头分与百花开。

早缘服玉肌能白,不为薰衣骨亦香。

前生檐葡林中梦,到死旃檀国里香。

梅花二十首

和靖风流百世长,吟魂依旧化幽芳。

已枯半树风烟古,才放一花天地香。

不肯面随春冷暖,只将影共月行藏。

悬知骨法清如计,传得仙人服玉方。

梅花二十首

数花疏疏静处芳,便成佳景不荒凉。

暖回穷谷春常早,影落寒溪水也得。

自倚风流高格调,唯消质素淡衣裳。

满天霜月花边宿,无复庄周蝶梦狂。

梅花二十首

泠泠涧水石桥傍,春正浓时风味长。

清介终持孤竹操,繁华不梦百花场。

描来月地前生瘦,吹落风檐到死香。

结羽已空无染着,每来花下辄成狂。

梅花二十首

冻花无多树更孤,一溪霜月照清癯。

终身只友竹君子,雅志绝羞松大夫。

白玉都拚雕作蕊,黄金不惜捻为须。

亦知世有春风伴,问万花中着得无。

梅花二十首

孤芳嫌杀浑群芳,雪满山坳月满塘。

韵士不随今世态,仙姝犹作古时妆。

雪羞洁白常回避,春忌清高不主张。

地僻何妨绝供给,饥来只用宴寒香。

梅花二十首

政尔寒阴惨淡时,忽逢孤艳映疏篱。

金紫气味无人识,玉雪襟怀只自知。

竹屋纸窗清不俗,茶瓯禅榻两相宜。

花边不敢高声语,羌管凄凉更忍吹。

梅花二十首

千林冻损阴凝,一点春从底处生。

玉色独钟天地正,铁心不受雪霜惊。

孤芳若与东君背,数树能令南纪明。

醉后惟愁踏花影,青鞋不敢近花行。

梅花二十首

数株如玉照寒塘,无日无风自在香。

谷冷难教春管领,山深自共雪商量。

已成到骨诗家瘦,不卖入时宫样妆。

乱插繁花下醉,只应我似放翁狂。

梅花二十首

行尽荒林一径苔,竹稍深处数枝开。

绝知南雪羞相并,欲嫁东风耻自媒。

无主野桥随月管,有根寒谷也春回。

醉余不睡庭前地,只恐忽吹花落来。

梅花二十首

天然标格阆风乡,薄薄铅华淡淡妆。

月地向谁孤弄影,雪天蓦地忽闻香。

征鞍处处频回首,羌管声声欲断肠。

天上玉妃新谪堕,游蜂不敢近花傍。

梅花二十首

才有梅花便自奇,清香分付入新诗。

闲持杯酒临风处,独倚栏干待月时。

试向园林千万树,何如篱落两三枝。

霜天角里空哀怨,丘壑风流总不知。

梅花二十首

才有梅花便自清,孤山两句一条冰。

问渠紫陌花间客,得似清溪树下僧。

雅淡久无兰作伴,孤高惟有竹为朋。

雪天枝上三更月,人在瑶台第几层。

梅花二十首

天寒共维未能灵,伫立通宵户不扃。

小萼欲争天下白,数条独向雪中青。

肯教旅雁寻常见,未许游蜂取次经。

一片唯愁污尘土,寒苕和月扫中庭。